• <table id="4yaya"><noscript id="4yaya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熱門標簽

    企業簡介

    真揚科技(i聚合)——專業的聚合支付平臺! 為您提供快捷的WAP微信支付、H5微信支付、APP微信支付的免費接入及保障服務,客服熱線:400-017-1995 真揚科技(i聚合)滿足您豐富的交易場景需求,為你的用戶提供完美支付體驗。 可以滿足的場景需求包括:移動 App 支付、移動端網頁、PC 端網頁、線下掃碼等。

    交通移動支付的三國亂局

    本文來源:i聚合發布時間:2017-10-10瀏覽量:

    【摘要導讀】:最近交通領域的移動支付應用可謂是群雄逐鹿的場面,公交地鐵公司、交通一卡通公司、微信、支付寶、銀聯爭相搶奪地盤,這像極了三國時期的混亂局面。 ....

    最近交通領域的移動支付應用可謂是群雄逐鹿的場面,公交地鐵公司、交通一卡通公司、微信、支付寶、銀聯爭相搶奪地盤,這像極了三國時期的混亂局面。

    支付寶的“宛城之敗”與懷柔策略

    支付寶當屬曹魏,作為移動支付最強的勢力,支付寶對交通領域的探索也挺早,各位還記得“未來公交”嗎?

    在2014年,支付寶聯手當時推動全國城市一卡通互聯互通的住房和城鄉建設部IC卡應用服務中心發布“未來公交”計劃,通過OPPO的NFC手機實現通卡空發。這像極了曹魏的“挾天子以令諸侯”的做法,希望借助國字號住建部的支持,獲得對絕大多數城市一卡通的支持。

    然而支付寶兵敗“宛城”。三國時期,“宛城之戰”是曹操最為慘烈的一次兵敗,宛城候張繡先是投降曹操,后因曹操侵犯其利益突然反叛,兵敗是其次,接班人長子曹昂、侄子曹安民、大將典韋在反叛中犧牲。

    20171009110518.jpg

    而支付寶的“宛城”是臺州,由于支付寶采取空中發卡模式,只要支持一個城市的交通一卡通,那么其他互聯互通的城市可以同時支持。支付寶支持了臺州的空中發卡,就意味著支持住建部旗下所有互聯互通城市的發卡,這就侵犯了其他城市的發卡利益。最后支付寶的NFC“未來公交”計劃不了了之,取而代之的是現在推行的二維碼。從取得合作,到眾城“反叛”,支付寶也經歷了“宛城之敗”。

    現在的支付寶吸取了“未來公交”NFC項目的失敗經驗,摒棄了NFC支付,開始采取“懷柔”政策,乘車碼與各個城市的交通一卡通公司合作,不侵犯其原來的資金和數據利益。當年,赤壁之戰前夕,曹操招降荊州,也是不碰當地集團的利益。

    騰訊的“江東之患”

    微信支付應該是東吳了,虎踞南方,憑借微信紅包“赤壁之戰”一般的勝利,擁有了虎視天下的實力。

    然而在交通領域,微信支付也不太順利,以大本營深圳來說,前段時間深圳通與騰訊簽署合作,眾人皆以為微信支付已經拿下深圳通時,深圳通連忙發出聲明,“這里面有誤會”。什么誤會呢?騰訊乘車碼是騰訊運營,而與深圳通合作,是深圳通旗下交通應用鵬淘運營,微信只是給鵬淘提供了一個小程序快速調取的權限,實際深圳并未像其他城市一樣,擁有乘車碼的深度合作模式。

    東吳孫氏的江山也沒那么穩固,江東四姓大族陸、張、顧、朱與孫氏集團有著合作與競爭的微妙關系,處理好了可成“赤壁之勝”,處理不好,就是內亂亡國,這也像極了微信支付的交通支付合作城市。

    20171009110538.jpg

    除了深圳通的撇清關系,前不久,樂清也下線了騰訊的付款碼,雖然這是因為技術原因,聯機的付款碼無法達到公交支付所需的體驗,具有脫機性質的乘車碼仍然在樂清用。但這也表明了騰訊在推動交通支付時模糊的策略,為什么要同時上付款碼和乘車碼?

    東吳的發展在于如何處理好與當地士族的關系,而微信支付的交通支付拓展,也是要處理好與城市的關系,無論是技術上還是整體策略上。

    銀聯的“入川”與“張松獻圖”

    國字號銀聯像是皇叔劉備,在移動支付領域,根正苗紅的銀聯也較為弱勢,各種Pay并沒有在大眾消費領域給銀聯帶來可觀的市場份額。

    在交通領域,銀聯推行的云閃付NFC支付產品由于擁有技術優勢,在體驗上收攬了大量的人心,最近廣州地鐵上線Apple Pay支持獲得較好的反響。

    但是與支付寶和微信的做法不同,銀聯直接顛覆了城市交通一卡通公司的存在。巧妙的是,銀聯跳過一卡通公司,直接與每個城市的交通運營公司合作,如地鐵公司、公交公司,相比一卡通公司的支付手續費,銀聯可以在費率上給予交通運營者優惠。從交通支付的發展歷史來說,一卡通公司與交通運營公司往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比如一個城市的一卡通公司,可能是公交公司、地鐵公司、船舶公司等各種交通工具運營者合資成立。銀聯的模式,則是考驗一個城市交通支付方式的“君臣關系”是否良好,總有一些城市的交通運營者抵不住誘惑“反叛”一卡通公司。

    20171009110555.jpg

    銀聯移動支付失勢,想借助交通強粘度場景反攻消費領域,面對二維碼的強大攻勢,交通可能是NFC的最后機會。入主交通,就如劉皇叔入川,現在就差交通運營公司的“張松獻圖”了。

    地方“劉氏”勢力的突圍

    除了支付寶、銀聯、微信,魏蜀吳三家的覬覦。占山為王的“劉璋、劉表們”也不會將本來屬于自己的蛋糕拱手相讓。

    以盤踞川蜀之地的重慶為例,市政府就推出了“重慶錢包”本地化應用,類似市民卡的APP化,將醫療衛生、社會保障、公共事業繳費、旅游、高速公路收費、交通違法罰款繳納等功能集于一體。當然,還包括二維碼乘車。

    再如貴州,在首府貴陽市,貴陽公交集團期望打造一款通行整省的貴州通APP,目前也已經在貴陽測試屬于自己的二維碼乘車方式,并且希望在年內在全省各地區上線。

    20171009110611.jpg

    這些“漢家劉氏”擁有強大的本地資源,希望通過發布屬于自己的交通APP,來守住原本就屬于自己的蛋糕,雖然巨頭們也會進入這些地區,但也不至于全盤淪陷。

    三分歸“漢”還是“晉”?

    除了巨頭和地方勢力的暗自角力,在“朝堂之上”也有異動。出于歷史原因,早年城市的交通建設由住建部規劃,各個城市交通體系建立之后,住建部開始謀劃著全國的交通一卡通如何互聯互通。截止2016年12月,住建部IC卡中心已經完成77個城市的互聯互通。

    天下本是“漢”的,但是近年部委改制。原來由住建部分管的交通一卡通互聯互通工作,劃歸到交通部,而且交通部的互聯互通工作氣勢更猛,到2017年7月,全國已經有156個城市支持交通部互聯互通標準。此外,同月,交通部發布了《交通一卡通二維碼支付技術規范》,希望統一交通領域的二維碼支付標準,三分似乎要歸“晉”,群雄割據最后都要“歸順朝廷”。

    20171009110629.jpg

    而到2017年9月,住建部也發布了《城市智慧卡二維碼應用技術要求》,規范智慧城市二維碼標準。智慧城市的概念不可謂不大,騰訊近期與重慶、蘇州、溫州、銀川等地的合作,就是聯手打造“移動支付智慧城市”,智慧城市本來就包括交通。再加上之前互聯互通的77個城市交通一卡通公司,也希望拓展除交通以外的其他支付場景,未來也很難說住建部與交通部能夠涇渭分明。

    總的來說,交通領域移動支付的混戰仍然會持續較長時間,這是一次支付載體的革命。未來卡、二維碼、NFC支付在交通領域的應用將長期并存,作為政府色彩較為濃重,較為封閉的領域,交通更為注重便民性質,多種支付方式的支持是必然的發展結果。但無論如何發展,互聯互通將是大趨勢。